迷迭香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心middot黄金时代 [复制链接]

1#
白癜风是什么 http://pf.39.net/bdfyy/zjft/181028/6608119.html

斯卡布罗市集,一首老歌。

AreyougoingtoScarboroughFair?

您是去斯卡布罗集市吗?

Parsley,sage,rosemarythyme

芜荽,鼠尾草,迷迭香和百里香

Remembermetoonewholivesthere

代我向那里的一个人问好

Sheoncewasatrueloveofmine.

她曾经是我真心深爱的姑娘

不知为何,小将觉得,此时这首歌,十分动听。曲调悠扬,但太过哀伤。

小将查了下歌曲背景,歌词中说话的人,是一个士兵的亡魂,而亡魂无法超度,想见自己深爱的女人。而芜荽,鼠尾草,迷迭香和百里香,在凯尔特神话中,这是魔药制作和保持尸身不腐的四种香料。

看来,士兵的亡魂,并不想死去,并不想忘掉生前的一切,即使变成木乃伊,他也想留住时间。

巴赞的“木乃伊情结”,说一切艺术,尤其是绘画,背后都是以宗教冲动为出发点的:人类“用逼真的临摹物替代外部世界的心理愿望”,是“人类保存生命的本能”。

小将回顾四得历史,这么些年,在我心里,又保存了些什么呢?小将开始翻心里的故纸堆。

大约十一年前的一个炎热的夜晚,小将在哥哥的家里,把声音开到最小,亲眼目睹了头发还没有谢顶的伊涅斯塔在加时赛最后一分钟,一脚终结了无冕之王荷兰队,西班牙第一次捧起了大力神杯。不敢出声怕吵醒家人的我激动的差点把嘴咧开。那一刻,小将想起,上一届世界杯,意大利夺冠后,那些陪我在酒吧二楼里差点把楼板震塌的兄弟们,他们都在何方?他们此时此刻,也在看球吗?他们是否知道,我也在看?他们都押住哪一队?赢了多少?输了又喝多少?心念及此,内心便忍不住伤感,伤感流水一样回不去的曾经。然而,心中却又有一份,对未来的小小憧憬。

那一年,小将只身来到这个刚开始限购的大都市。《阿凡达》热映,小将在全京城只有四块IMAX的情况下,排了好久的队,终于在电影博物馆一睹《阿凡达》的风采。整个排队抢票兵荒马乱的过程,是那几年的缩影,每天挣扎在学业与事业当中。每当心情低落,无处排遣时,都会想起,大学里曾经那一片绿茵地上。在按捺不住冲动之后,终于厚着脸皮去大学里球场蹭球。当时的小将还年轻,只听说过什么叫铲球,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叫受伤,什么叫韧带撕裂。球场上,对于小几岁的大学生,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谦让。但却总是踢得不舒服,一股说不清的别扭在心中萦绕不去。当我看见另外一块场地上,一群穿着同样队服的学生在奋战,配合有声有色,连赛后吃饭都在一起的时候,虽然不想承认,他们球踢得不咋地,但我还是些许羡慕。不过,羡慕又如何?属于我的黄金时代,已经过去了。步入社会,谁又跟谁去做队友?毕竟,在生活维度中,足球又算得了个什么呢?这句话,在小将遇到曾经高中一起奋战的同学时,得到了强烈的印证。“还在喜欢踢球啊?”小将从同学听到这句话时,他情感有些复杂,有些许惊讶,有些许佩服,或许又有一些无奈吧。而我却只有一种情绪。“咋的,老子喜欢踢不行啊?”除了负气,剩下的也只有一声叹息。

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

不知不觉中,身边踢球的人越来越少,曾经回老家能约着一起踢球的同学,慢慢的,都放弃了足球,慢慢的,开始聊不到一块,玩不到一起。

生活中的许多鸡零狗碎,积压成了荷尔蒙,让小将在球场上动力十足。浑浑噩噩,又一个夏天,在广场上亲眼目睹梅西的与大力神杯擦肩而过。当时胸中那巨大的遗憾,仿佛是我自己没夺冠一样。人生哪里又没有遗憾呢?日子还是要继续过的。就像,没有了那群兄弟,我还不是照样要看球,照样要踢球?就像《X战警》里的金刚狼。只有一腔热血,不知自己从何而来,也不知自己将去往何方。而狼叔,最后遇到了他的教授,加入了教授大家庭,从此不再流浪。

终于,在遗憾逐渐褪色后,我遇到了传说中的振振。

我记得,我们的交往,是从我在场上把他铲飞开始的。事后小将觉得十分对不住,便赛后约他一起吃了个饭,振振脾气那是相当好,不计前嫌,还故作神秘跟个地下党一样,附耳说道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那个地方踢球不错,可以加入他们球队。我一听心中一喜,却又犯难,人家好好的球队,愿意让人加入么?振振说道,没事儿,提我好使。于是,我就像找到了党组织一样。兴冲冲的跟着振振混,在跟着不靠谱的振振混了几个dang组织,又黄了好几个dang组织以后,他带我来到了四得公园。

第一次一个五人制,我遇见了后来的崔哥,心哥,宋队,大队长,虎英,小闹,姐夫,还有灿哥等。四季无常,冬去春来。在习惯了四五月的飞沙柳絮和深秋的雾霾天后,也开始习惯每周固定跟他们在一起踢球。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纪,四得足球公园,成了一块小小的乌托邦。

当我得知参加的第一次大场比赛是穿阿根廷队服之时,我还特意去阿迪买了一件正版的阿根廷球衣。倒不是说十分介意,只是觉得,我就应该穿一样的衣服。我记得,大队长还问我,“咦?你怎么会有球衣?”“我自己买的”。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!这一句真是十分应景。

随后,我们有了新队服,一套橙色队服。便从那时候起,我开始跟心哥搭档。当时鲁莽又稚嫩的小将,对边后卫这个位置十分陌生,屡屡被打身后,屡屡被一对一打爆。但无法忘记,每次被过之后,转身一回头,一个橙色身影总是如闪电般出现在我漏掉的位置,没错,心哥总是在正确的时间,出现在任何正确的位置。忘了是谁叫我,踢完球一起去吃饭。依然记得,那天的柳絮飘在我眼睛里,格外的不舒服,但杯中的酒却一直没停过。依稀记得,酒过三巡,借着酒精的作用,一眼望去,车水马龙的路边,夜市熙来攘往,暖黄色的白炽灯像催眠灯一样照在队友们的脸上,此时,心里微微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情绪。一种难以言说的归属,就像是那白炽灯一样,就像是那天的柳絮一样,就像是星星之火一样。

于是从太阳宫开始,小将逐渐习惯了右边后卫,逐渐习惯了折返跑助攻防守,逐渐开始了浪射,也逐渐习惯左手边是心哥。有心哥在,我可以放心大胆的助攻不用担心身后,因为我知道,身后是一座山峰,一座长城。也便是从太阳宫开始,我们从五人制踢到七人制九人制,甚至在第二年凑齐了踢十一人制。在大家的努力下,加入球队的人越来越多,阵容越来越强大,但身边的心哥,依旧无人能替,每个位置都有轮换,但心哥的位置没有。反而,心哥是块砖,哪里缺就往哪里搬。

终于,我们有了第二套球衣,红白相间的“马竞”。球队也迎来了兴盛期。那时候,我们的主场从四得公园搬到了太阳宫,又搬到了恒通。比赛不管输赢,好像大家都不是很在乎,踢完球,吃个饭,喝点酒,每周都要聚一聚。好像一盘散沙之中滴入了水,便有了各种可以塑造的形状。聚沙成塔,戏称,“沙雕”。

在这样一个可以成为“沙雕”的氛围下,我们第一次参加了联赛。一个新的征程开始了。犹记得那天烈日炎炎,踢习惯了野球的我们,开始不习惯裁判的哨声,一场零比四惨败。输了球,小将些许沮丧。随后的比赛,当我们适应之后,联赛结束时,我们排名居然也能在靠前的位置。不得不说,这极大地增强了球队的凝聚力。越来越多的新鲜血液加入了球队,不知他们是否和我当初一样,有一种“终于找到组织了”的感觉。慢慢的,赛后聚餐的人开始多了起来。一颗新生的大树,扎下了根基,任由风云雨露的浇灌与滋养,开始迅速成长。

就好像是上瘾一样,每周不踢球,就好像少了一件要做的事情。当然,像小闹那样,估计是更看重赛后的第二场。于是,小将慢慢地开始不怀念过去那些踢球的小伙伴,切切地期盼着每周一赛甚至两赛。是盼着那一场大汗淋漓的球赛么?是,也不是。

第一次年会,小将忝获最佳新人和最佳进球,依然记得,海鹏哥和心哥给我颁的奖。这种自娱自乐的奖项,纯属于大家开心,但也并不是随便哪一个集体能够做到的。万事只怕用心,茫茫千万人的大都市,四得在几个元老的组织下,人情味始终如一。也是那一次年会上,还没等刚刚入队的小将来得及伤感,二姐夫就退役了。当时小将有些疑惑,二姐夫没有伤病,生活中时间也很充裕,为何就要退役呢?大家一起玩不好么?既然二姐夫此意已绝,最后大家也只好送上最大的酒杯。

接着就是第二年的联赛,依然陆陆续续有新的朋友加入四得大家庭。联赛开始了第二个赛季,一个赛季的磨合,加上不断的队友加入,我们拿到了第三名的好成绩。第一名是兄弟球队F30。我依然记得,那个赛季最后一场比赛,是在一个冬天。对手是跟F30竞争第一名升级甲级的对手。我们的任务就是狙击对手。对方球队赛季不败,十分猖狂,这里的猖狂没有夸张的意思,对方球风恶劣,有一个大哥喝了通宵来踢球,十分不把我们放在眼里。心哥为了争抢一个五五球无意提到了对方,对方不依不饶像是要干架气焰十分嚣张。而当裁判哨声响起最后我们4:3险胜之时,我只记得,大家狂呼,仿佛夺冠一样,暌违已久的兴奋徜徉在寒风中。这些美好的瞬间,时不时会由于各种原因出现在我眼前。

每当发烫的人工草像是煎锅烤着脚底板的时候,都会想起那段岁月,现在想起,依然兴奋,值得传颂,朗朗上口。忽然想起了《兄弟连》里面的一句话,“我们孤胆,我们并肩,世界依靠我们,我们依靠彼此。”当然,我们只是踢踢球而已,每个人在这个集体中,都被需要,我们只是每个人站在自己的应许之地而已。

又是一个夏天,梅西C罗双双出局,之后谁夺冠我已不关心,所有媒体都在炒作绝代双骄已经结束了。四得足球队,却越来越壮大。这一年,又换了黑色队服。每周一聚,似乎已经融入了血液。第二年,兵强马壮,一年征战,未尝败绩,以崔哥峰哥心哥组成的中流砥柱,再加上虎英一峰一帮当打之年,还有马苏细荣和后来的小王小唐,整个球队阵容十分完美,三条线配合默契。在这骄人战绩中,迎来了四得的十周年纪念日。球队开始搞拍卖,开始建立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